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教育社会学视角下探讨“影子教育”的作用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19-09-23

  摘    要: 影子教育”是当前我国教育界备受争议的热点话题之一, 其给教育政策制定、学校发展、社会公平、学生成长等带来一系列挑战。文章基于教育社会学关注的教育获取与社会分层之间的联系, 运用教育选择功能理论、教育成层理论、阶层优势和社会选择理论, 以及布迪厄的文化再生产理论对方兴未艾的“影子教育”进行了剖析, 明确了其产生的原因。

  关键词: 影子教育; 教育社会学; 教育体系;

  Abstract: Shadow Education”is one of the hottest topic in China's education circle.This brings a series of challenges to education policy making, school development, social fairness, and students' maturation. Based on the relation between education gaining and social stratification concerned by education sociology, “shadow education”is analyzed with the theory of educational selection, education stratification, class priority, society election, and Bourdieu's culture re-production.

  Keyword: shadow education; education sociology; education system;

  一、“影子教育”概况

  私人课程辅导 (Private Supplementary Tutoring) 因模仿正规教育体系, 补习内容随正规教育体系课程内容的改变而改变, 补习规模也随正规教育体系的生源扩大而扩张, 因而被称为“影子教育”。[1]近些年来, 作为“影子教育”的课外补习方兴未艾, “影子教育”不断发展和膨胀使学生学业竞争由学校内部转向学校外部, 从正规学校教育领域转向“影子教育”领域。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 我国学前教育、义务教育以及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人口共7 057.983万人。[2]而参加课外辅导学生超过1.37亿人次, 约占全体在校生总数的36.7%, 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 这一比例更是高达70%。[3]

  “影子教育”的出现和不断扩大, 是我国教育界倍受争议的话题。它的出现与目前注重教育公平、提倡为学生减负、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社会背景不符, 与义务教育阶段的政策产生矛盾, 并滋生教育领域内的恶性竞争。在经济发达地区“影子教育”出现扩大化和愈演愈烈的趋势, 对“影子教育”的作用也是褒贬不一。马克·贝磊认为, 由于“影子教育”的投资可能带来更高的收益, 当“影子教育”只受市场规律的影响时, 就会沦为社会不平等的机器;[4]薛海平认为, “影子教育”正日益成为学校教育的补充, 并成为代际继承或流动的新中介, 成为社会再生产的重要途径;[5]王欣认为, “影子教育”对拓宽就业渠道、增加教师收入、促进家庭消费等大有裨益, “影子教育”还有照看孩子的社会功能。[6]

  二、“影子教育”的教育社会学阐述

  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年) 》 (以下简称《规划纲要》) 中明确提出, 要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 各级政府要将减负作为教育工作的重要任务, 学校要把减负落实到教育教学各个环节。[7]但是, “影子教育”机构近些年来有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 一定程度上迫使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和家庭围绕着“影子教育”展开了对教育资源的博弈, 正规教育领域内的社会再生产功能也逐渐由学校向“影子教育”倾斜。笔者试图从教育社会学的相关理论出发, 阐述近些年来“影子教育”方兴未艾的原因。
 

教育社会学视角下探讨“影子教育”的作用
 

  (一) 教育选择功能理论

  教育选择功能理论认为, 教育具有选择功能是基于教育社会变迁功能和教育流动功能实现的。教育社会变迁功能是指人能通过接受教育提升自身综合素质和培育必备技能, 对自身潜能进行挖掘, 进而适应社会发展和进步, 促进个人社会化进程。教育流动功能是阐述社会个体可以通过接受教育, 从而根据自身意愿在社会各个领域、层次和职业之间调整, 在个人才能的基础上实现价值。教育流动功能分为纵向社会流动和横向社会流动, 纵向社会流动, 即在社会阶层之间进行上下变动;横向社会流动, 即在社会阶层不变的前提下进行岗位变动等。

  结构功能主义学派认为, 教育社会功能主要是促进社会成员社会化和实现社会选拔功能;涂尔干认为, 人实际上因为生活在社会中才是人, 教育的重要功能之一就是促进年轻一代的社会化;帕森斯认为, 在日趋专业化的社会进程中, 教育与社会职业间的联系不断增加, 而社会职业是划分社会阶层的要素, 因此教育是社会整合的源泉, 在学校中受到的教育会直接影响个人的社会地位和社会阶层, 这是学校促进个人社会化和实现社会选拔的重要方式。

  在教育功能论者看来, 社会分层在一定社会历史时期内是无法避免的, 所以它的存在有合理性。同时, 教育功能论者又充分肯定教育的流动功能, 他们认为教育流动功能使处于社会中下层的人通过教育实现自身素质的提高、社会地位的提升和向上层社会的流动。

  每个社会成员都怀揣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 都有摆脱生活困厄、实现社会地位上升、获取更高经济回报的目标, 而这一憧憬和目标的实现有赖于教育的社会变迁功能和流动功能。目前, 我国正处于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转型时期, 社会流动性不断增强, “草根”的崛起、“寒门贵子”的出现使人们意识到教育选择功能随着社会转型也在增强。学业成就取得会增加子女实现社会流动的砝码, 因而父母会致力于子女取得优异的学业成绩和证明, 提升自身文化资本, 以便在社会流动中占据先机, 实现阶层转换。随着高校扩招, 教育机会虽有所增加, 但优质教育资源增长速度与高校扩招速度并不相当, 社会对于不同学校的认可程度及对从业人员受教育水平和质量门槛的提高, 都促使人们追求更高教育水平, 更优质教育资源, 社会竞争因而增加。教育的选择功能使社会成员对学历和优质教育资源的追求成为“影子教育”方兴未艾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 教育成层理论

  兰德尔·柯林斯提出的教育成层理论认为, 教育是文化选择的一种手段。[8] (P55) 教育成层理论又被称为教育分层理论或教育层化理论, 意在阐述因社会成员所受教育程度不同, 在随后的社会地位、财富、权力等再分配过程中取得不同结果, 进而使原先的阶层可以不断更新和补充, 形成新阶层的过程。简言之, 就是通过教育对人的筛选作用, 将教育培养的不同类型、职业和层次的人输送到不同社会岗位, 进而影响社会分层的过程。目前, 教育社会学中的教育成层研究主要集中于教育对于社会分层作用、影响和教育活动本身存在的教育分层作用两个方面。[9]人们之所以有不同学业成就和教育成果, 取得不同教育文凭, 在社会中获得不同社会地位, 重要原因在于教育活动本身具有对受教育者分流、选拔的功能。以往在社会中教育通过外部特征对社会分层进行影响, 诸如受教育者的经济水平、社会地位或家庭背景等方面的需求限制了受教育者的教育机会获取。但在现代社会中, 教育对社会分层的影响更多由外部特征转向内在特点, 表现为:文凭等学业能力证明作为“一般等价物”使拥有者获取相应社会地位和经济来源, 具体来说, 人们通过接受不同层次教育及在教育过程中取得不同学业成就, 从而获得不同学业文凭或学业证明, 在“文凭社会”能充当社会地位和权力、声望等“一般等价物”进行交换, 使拥有者根据各自拥有的能力证明进行社会资源的分配, 取得与能力证明相对应的社会地位和经济状况;或学校可通过专业化或职业化知识传递, 预先为将来社会成员从事符合团体要求而进行准备活动, 即通过赋予受教育者不同的知识体系和知识内容来影响社会分层。

  高校扩招发展到今天, 我国高等教育进入了大众化阶段。高校扩招可以增加教育机会, 减轻学业压力, 使学生更加注重综合能力的提升。但是优质教育资源增加的速度并不显着, 再加上高考招生制度的改进, 各式各样的高考加分政策和自主招生政策, 助长了教育竞争, 促使学生不得不参加“奥数班”“竞赛班”“特招班”等学习班学习。学生心中“名校梦”的实现、将来体面工作的选择都会激发学生对于学业成就的渴望, 从而致力于通过“影子教育”来获取优异的学业成绩。

  (三) 社会选择和阶层优势理论

  社会分层 (social stratification) 是指社会成员在社会资源占有上存在差异而形成的社会现象。社会学上将其定义为在一定标准衡量下, 将社会成员划分为不同层次的过程。社会群体自然会被划分为占有优势地位的群体和处于劣势地位的群体两种, 群体之间对于教育资源的争夺和利用是一种社会性的选择, 可以分为直接选择和间接选择。陈·巴特尔认为, 直接选择是通过规定接受教育的群体或者通过某些限制性的因素, 将部分群体直接排除在外的方式;间接选择是经由社会成员普遍认可的考试制度亦或是其他资格认证在阶层间进行选择的方式。[9]在民主化较高社会中, 社会公平正义往往会得到重视, 在教育领域内竞争性流动的作用大于赞助性流动的作用, 考试制度作为相对公平的人才选择模式, 扮演着阶层之间优势传递的角色。在这个过程中, 考试制度会越来越严格、健全, 教育会愈发公平正义, 优势群体之间要想进行代际间的优势传递, 也势必通过教育系统实现。在学校场域内通过教育系统实现优势传递, 因其隐蔽性往往不易被察觉。在考试制度愈发被重视的今天, 与之强化的观念还有学习成绩的取得更多依靠学生的努力程度而非其他。在这些因素的共同驱使下, 更助长了家长通过辅导班提升学生成绩进而获得优异的学业成就这一观念。

  根据拉夫特瑞 (A.E.Raftery) 提出的“最大化地维持不平等理论” (又被称为MMI理论) 所阐述, 当义务教育并未普及时, 不同阶层子女入学机会不同, 此时义务教育竞争主要体现在能否有接受教育的机会。根据卢卡斯 (S.R.Lucas) 提出的“有效维持不平等理论” (又被称作EMI理论) 所阐述, 随着教育机会扩大, 因为义务教育阶段教育发展不平衡, 不同地区之间教育资源的质量差异较大, 这时候教育竞争主要表现在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获取, “影子教育”的出现就是这种竞争的具体表现之一。家长认为, “影子教育”的出现可以帮助学生弥补在学校获取教育资源的不足, 是对学校教育的补充、巩固和提升。当政府要求减轻学生学业压力, 促进学生健康成长, 教育资源向弱势地区倾斜以及注重教育公平时, 为了维持教育资源的不平等, 不同阶层之间的竞争又转向了“影子教育”, “影子教育”因此获得蓬勃的发展。据学者研究, 接受“影子教育”的家庭, 一般是背景较好, “影子教育”使得优势阶层子女获得了更多更好的教育资源, 有助于在将来的升学和就业中取得成功。

  (四) 教育的文化再生产理论

  布迪厄 (Pierre Bourdieu) 提出文化再生产理论, 主要包括符号暴力 (Symbolic Violence) 、惯习 (Habitus) 、场域 (Field) 和文化资本 (Cultural Capital) 等。所谓文化再生产是指经由前一代人 (或者前几代人) 累积的资本转移到下一代人身上, 从而对下一代人的价值观念、行动策略形成影响的过程。布迪厄将文化资本分为: (1) 非具体化形式。主要是指在成长过程中受周边环境影响而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性情, 表现为知识、技能、逻辑归纳、推理能力等。 (2) 具体化形式。体现在具体化的物品上, 诸如家里的图书、绘本等。 (3) 制度化形式。特定制度下的产物, 诸如被社会高度认可的学历文凭、能力证书等。根据文化资本理论, 背景较差的子女无论是在经济资本、社会资本、文化资本还是象征资本上都无法与中上阶层子女相比较。而作为传递中上阶层文化和价值观的“代理机构”———学校, 也因为其“规训化”功能的存在而成为社会的“筛选机制”。由于中上阶层子女从小接触到的就是注重逻辑的精密性语言编码, 而劳工阶层子女因为父母工作特点和观念等接触到的是限制性语言编码, 而学校传递的恰恰是文本背后语言归纳、逻辑推理能力, 这种能力符合中上阶层子女在家庭教育中的所学, 这种“契合”使得社会中上阶层的子女容易被学校接纳, 进而取得优异的学业成就, 而劳工阶层的子女则往往被排斥。

  从目前我国的考试制度来看, 学业成就的取得、优质教育资源的获取、一流大学敲门砖的获得更多的是依靠学业成绩。在布迪厄划分的三类文化资本中, 非具体化形式的文化资本会促使学生形成不同的语言编码, 社会中上阶层的语言编码因为更加契合学校所教授的内容, 因而容易取得学业成就, 但这并不意味着先赋性的资源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家庭背景较差的学生虽然习得了限制性语言编码, 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掌握精密性语言编码, 只要通过努力也可以获取良好的学业成绩。因而, “影子教育”不仅可以帮助掌握、巩固、提升精密性语言编码, 还给家庭社经背景较差的学生提供了快速掌握、巩固精密性语言编码的场所, 进而获得优异的学业成就, 取得被社会认可的学历文凭。由于目前的考试制度偏重于学业成绩, 而“影子教育”也只关注于学业成绩的提升, 且通过练习可以切实提升学生的学业成绩, 双方的这种契合, 也壮大了“影子教育”。

  三、结语

  “影子教育”的兴起, 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本文选取教育社会学的相关理论对方兴未艾的“影子教育”进行阐释, 可以看出, “影子教育”的出现有其必然性, 不应将其视为教育的“异化”或是“异端”, 它的出现反映了社会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和对学校教育存在不足的反馈。

  “影子教育”有三种发展趋势:第一, 随着经济的全球化, “影子教育”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 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学校教育中教育资源不充足、不平均等不足。教育作为社会再生产的重要途径, “影子教育”在优势阶层进行优势传递过程中也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因此“影子教育”发展趋势之一是长期存在。第二, 随着高校扩招, 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在不断攀升, 但是预期的社会工作岗位以及现有工作机会并不能完全满足如此庞大的人群需求, 就业竞争势必日趋激烈。在这种环境影响下, “影子教育”的发展也会突破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教育阶段的局限, 势必向高等教育领域延伸。第三, “影子教育”一直以来效仿正规教育的教育体系和教学内容, 作为学校教育的“影子”而存在, 因此, 它的发展离不开外部环境, 尤其是学校教育的影响。相对于学校教育而言, “影子教育”更加灵活, 善于适应市场需求。目前出现的“影子教育”培训机构, 如“学而思”“新东方”等, 都会在后面冠以“学校”的称谓, 而这也是“影子教育”发展的第三个趋势:“影子教育”为追求社会认可, 谋求自身存在的合法地位, 势必会在保有自身特色建设的同时, 不断仿效学校教育模式。而这一观点, 可以从“影子教育”机构设置、师资建设、教材编订、教学模式等方面得以验证。

  我国拥有庞大的受教育人群, “影子教育”的规模及其产生的社会影响不容小觑。在“影子教育”何去何从的问题上, 政府及教育部门应该逐步推进相关制度改革与建设, 使“影子教育”不再是教育和社会问题, 而是弥补教育资源不足、促进个人全面发展的有力助推器。

  参考文献

  [1]Stevenson D, Baker D. Shadow Education and Alloca-tion in Formal Schooling:Transition to University inJapan[J].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992, (6) .
  [2] 教育部.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2016-2017) [R].
  [3]柯进.家长别被培训机构牵着跑[N].中国教育报, 2017-03-09 (3) .
  [4]贝磊, 廖青.“影子教育”之全球扩张:教育公平、质量、发展中的利弊谈[J].比较教育研究, 2012, (2) .
  [5]薛海平.家庭资本与教育获得:影子教育的视角[J].教育科学研究, 2017, (2) .
  [6]王欣.打破沉默:对影子教育的应有回应[J].教学与管理, 2014, (8) .
  [7] 教育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 [EB/OL]. (2017-12-01) [2018-03-15]. http://www. moe. edu. cn.
  [8]张人杰.国外教育社会学基本文选[G].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989.
  [9]巴特尔.我国“择校”现象的教育社会学阐释[J].中国教育学刊, 2011, (5) .

上一篇:校园霸凌事件发生的社会学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